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结构职能 > 经济发展 >
在线陪练平台柚子练琴突然关停,双十一仍在购
在线陪练平台柚子练琴突然关停,双十一仍在购课促销

图源图虫创意

“2020年11月30日,晚上19:00,我还和往常一样,在一款叫柚子练琴的平台上给学生上课。10分钟之后,柚子练琴微信公众号突然发布消息称公司破产……”

芥末堆 李婷 12月7日 报道

11月30日,柚子练琴宣布因资不抵债,无法继续经营,启动破产清算。三天后,哔哩哔哩视频网站(下称“B站”)用户“一锅头”,同时也是柚子练琴平台的陪练老师,发布了一条名为《线上教育也开始面临信任危机?》的自制视频,试图让更多人了解并且关注到柚子练琴的突然关停,为家长、学生、和自己寻求一个解答。

据了解,柚子练琴成立于2017年7月,是一款为5-16岁青少年提供真人1对1在线乐器陪练App,曾获得新媒体集团第一视频的天使轮融资。

2018年2月,柚子练琴创始人张韬在接受芥末堆采访时提到,精准用户口碑传播一度是柚子练琴的主要推广方向。截至发稿,在苹果应用商店里,柚子练琴的评分为4.9,一共有2474个用户参与了打分。

在线陪练平台柚子练琴突然关停,双十一仍在购课促销

 

苹果应用商店截图

这曾是一款受到家长和老师认可的应用。但它的关停却给用户留下了最差的体验,没有留给大家反应的时间,没有退费的途径,没有合理的解释,甚至“双十一”还在大规模促销。留在员工、老师和家长心中的是同一个疑问,平台真的经营不下去了吗?

双11刚买了6000元的课

“6800那个(课程包)现在只要6202。”11月初,家长印小平收到了柚子练琴班主任兔老师发来的购课优惠信息。

一年前,在朋友的推荐下,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印小平开始通过柚子练琴给孩子预约钢琴陪练老师。“坦诚讲,一年来,对于该公司服务我们是比较满意的,也因此我们共计在该平台购买三次6800元人民币套餐,最近的一次是11月10日。”印小平说道。

在线陪练平台柚子练琴突然关停,双十一仍在购课促销

 

柚子练琴双十一优惠政策 /“一锅头”供图

让印小平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买的课程包在短短20天之后就失去了作用。也是在朋友的告知下,她才得知了柚子练琴无法继续提供服务的消息。登陆App之后,她才收到了一直陪练的老师留言,也告诉她平台倒闭了。

“后来,我进了柚子练琴俩个微信群,发现像我一样的家长有几千人之多,遍布全国各地,甚至有不少像我一样在美国以及澳大利亚的海外家长。”印小平说道。

身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贺铭(化名)夫妇也面临了同样的问题。今年6月,他们在柚子练琴上购买了18888元的课程套餐,预计可上287节陪练课。11月30日,一位曾经的小提琴老师在平台上给夫妇俩发来了私信,告诉他们柚子倒闭了,并留下了自己的微信号,这时未消费的课时加起来还有281节。

“我们认为这是有蓄谋的商业欺诈。”最让印小平感到愤恨的是,公司通知上宣称长期经营不善破产,但就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平台还在进行促销活动。

在线陪练平台柚子练琴突然关停,双十一仍在购课促销

 

柚子练琴公众号通知

不仅如此,12月2日,柚子练琴App再也无法登陆,家长们失去了联系客服的主要途径。拨打官方客服电话,也只剩下一遍又一遍的机器录音,重复念着启动破产的通知。同日,柚子练琴公众号发布了第二个进展通知,称正在联系教育同行,希望有人能施以援手,并表示目前电话过多,只提供了邮箱地址用于员工、老师、家长沟通。

“平台的禁忌被打破了”

对老师“一锅头”来说,柚子练琴的破产通知来的更是猝不及防。11月30日,柚子练琴宣布启动破产清算的前10分钟,他还在平台上像往常一样给学生上课。随后,如何才能继续上课,成为老师和学生、家长之间唯一的交流。

与此同时,老师们也失去了和平台沟通的机会。“一锅头”所在的“柚子练琴问题汇总4群”在当晚20点左右解散。每个微信群里有100名老师,据他所知,至少有超400名老师受到影响。平台上陪练老师的最后一笔收入结算是11月10日,之后产生的课时费已经无处去寻。

所有能够双向沟通的渠道都断了。

“发布公告的同时,师生在第一时间互加微信,平台的禁忌被打破了。”

“一锅头”表示,此前柚子练琴一直禁止陪练老师和学生绕过平台私下接触,只能通过App进行交流。如果老师被发现私自给学生留联系方式,将会被处以罚款,发现三次直接开除。

也因此,面对突然关停的平台,原本约好上课时间的老师和家长突然失去了方向。柚子练琴的官方微博评论区里,不少老师和家长留下了自己在平台上的用户名,希望能联系上对方。“一锅头”的B站评论区,同样成为师生联系的渠道。

在线陪练平台柚子练琴突然关停,双十一仍在购课促销

 

柚子练琴官方微博评论区截图

2019年4月,“一锅头”作为小提琴陪练老师入驻柚子练琴,从最初的一星期只有2节课,到一天最多能排11节课,他切实地感受到了柚子练琴用户数的增长。到了今年3月,受疫情影响,各类面授课程暂停,在线陪练迎来了一波小高峰。

“其实柚子练琴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在事情发生前,“一锅头”对柚子练琴的印象一直不错,老师素质相对较高,管理方式灵活。“一锅头”称,疫情期间不少老师的课酬能达到1万元以上,对于一份兼职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

事后回想起来,一件小事重新出现在“一锅头”的记忆里。

在柚子练琴平台上,老师每上完一节课,要对学生进行课程评价。每天上午10点是前一天课评的最后截止日期,如果没有按时提交课评,老师将会受到罚款处置。“一锅头”想起11月初自己曾有几次超时提交课评,事后并没有任何提醒或惩罚。他猜测,这是不是意味着平台的管理已经出现了问题?

而在制作视频时,他联系上了一位自称是柚子练琴内部员工的网友,对方告诉他,平台10月份的员工工资目前仍未发放,而在11月26日的股东大会上,就已经通知员工即将破产清算的消息。

“一锅头”向芥末堆提供了上述员工的录音。在录音中,该员工表示,原本柚子练琴在每个月的最后一天发放当月工资,到了10月31日时,突然通知以后工资将改为次月10号统一发放。紧接着,就是双十一大促,仅她一人就经手了大约70万元左右的家长续报费用。而在接下来的11月10日发薪日,他们并没有像陪练老师一样收到10月的工资结算。

大股东多家相关企业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该名员工表示,工资延迟发放是受到了公司大股东、执行董事王欣明的影响,王欣明批复要求按员工工资的40%发薪,但被他们拒绝。有员工意识到不对,开始拒绝家长续费。11月26日召开股东大会,像她一样的员工只得到了结果,公司即将破产。

上述员工在录音中反复强调,柚子练琴CEO张涛在公司管理中只有5000元的审批权,大股东、执行董事王欣明拥有最终的决定权。

在线陪练平台柚子练琴突然关停,双十一仍在购课促销

 

天眼查官网截图

天眼查显示,柚子练琴所属公司北京柚子学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张涛任公司法人,股权占比20%,王欣明为公司大股东,占比55%为最终受益人。

王欣明名下共有28家企业,主要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等方面,柚子练琴是唯一一家教育相关企业。

与此同时,王欣明名下的贯通云网(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北京诚通新新建设有限公司、北京诚通嘉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诚通华亿房地产有限公司、海南汇巽商贸有限公司五家公司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其本人周边风险共1222条。

在自称长期经营不善的前提下,再度开启双十一的促销活动,在北京京航律师事务所律师曾宪湘看来,柚子练琴的行为有恶意欺诈的嫌疑,可向法院提起诉讼。同时,如果柚子练琴走法院破产程序,家长,教师的权利可以向法院申报债权,法院会依照法律规定处理。